北京建境外进京人员集中观察点149处
来源:北京建境外进京人员集中观察点149处发稿时间:2020-04-06 12:28:00


意大利重症与麻醉协会(SIAARTI)在官网上发出的一份倡议文件中指出,必要时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设置年龄限制。在考虑医疗资源分配的时候,首先考虑病人存活可能性,其次考虑谁能在治疗后拥有更长的存活时间。此外,以上的规则不仅应当执行在新冠病毒感染的救治中,而应当执行在所有病症的治疗中。

他说,新冠肺炎进一步凸显应加大对护理队伍的投入。而现在世界各地的护理人员正在与新冠肺炎斗争的一线工作,他们不知疲惫、不舍昼夜拯救生命保护他人。辟谣:群体免疫政策故意让60%的英国人感染?

“群体免疫”应该是国内对英国整个疫情防控争议的焦点。这种说法源自3月12号政府发布会上提到的“群体免疫”和13号早上英国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在sky news的采访中回答了“需要60%人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效应”的问题。

英国本国人对英国抗疫政策也有质疑和不满,主要集中于四点:

皮埃蒙特市的民防部门起草的文件指出:

有媒体报道,在随后的3月14号,各个领域两百多个专家联名给英国政府写信,要求采取更严厉的社交隔离(social distancing)政策。同时,超过两百名行为科学家要求政府公开更多证据以支持政府所说的“行为疲劳”(behavioural fatigue)。但实际上,这两封信与群体免疫的争论都没有很大关系。

4月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肺炎患者医疗救治和抗击疫情中护理工作发挥的作用有关情况。

随后,英国政府发言人澄清,“群体免疫并非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而是流行病的自然副产品”(Herd  immunity  is not part of our action plan, but is a natural by-product of an epidemic)。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也澄清,“群体免疫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这是一种科学概念。”(Herd community is not our goal or policy)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